英国金融时报:谁在为黄光裕出事鼓掌?

“每一次精英中有人出了丑闻,都会引起一场小小的狂欢”——这是社会学家古马在描述中国大众自发地对所谓精英充满鄙视甚至仇恨的现象时的表述。黄光裕作为该组织评选的mainland China首富,可以算是一位经济精英。从他的履历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平民,在个人充分投入和努力的基础上,抓住了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形成的市场经济的各种机遇,能够创造奇迹。当然,这个奇迹有很多神秘的色彩。媒体解读他的创业史时,也有“神秘的第一桶金”的标题。就这个传说,能翻译成尊重和认同吗?在这个故事中,除了一个有钱人的奢靡和奢侈的想象力,还有什么可以用来证明黄光裕的存在是中国社会进步的动力?王晓东先生在《中国精英的衰落与重生》一文中指出,在当今的舆论中,精英的个人品格得不到认可,精英的智慧和能力也得不到认可:政治精英的整体形象是腐败无能,经济精英的形象是富有无情庸俗,思想精英的形象与政治精英相似,也是腐败无能。不说粗鄙,我们也可以理解为,第一代进行原始积累的企业家,因为生活和竞争环境中的“精神残疾”——扭曲的发家史,在他们身上制造了一些缺陷,尤其是群体表象,现在已经贪得无厌无法填补,缺乏责任感。但是,有钱没心没肺反映了他们之间的一种本质冲突,他们人格的堕落,行为的失控,信仰的堕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富与不仁之间的一种制度性后果。从人们对社会精英的态度和逻辑可以看出,人们根本不信任精英群体。从法律上讲,黄光裕只是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如果立案,他充其量还是犯罪嫌疑人。如果不立案,他连犯罪嫌疑人都算不上。但是大众用了另一个有趣的词在网上传播这个消息——出事了。“黄光裕出事了”。所谓“意外”,其实更多的是“终于”。这是一种民间逻辑——有人飞黄腾达成功了,但他肯定有问题。现在,他终于“混迹江湖,早晚要还”,回应了因果报应的老话。这种逻辑是人们被压抑的情感希望得到放松的结果。其实,在中国商界和媒体上流行着一个更有趣的词汇,似乎深刻地反映了中国精英尤其是经济精英的生存状态,那就是“原罪”。早期的“原罪”,这些企业家在某种意义上被迫卖淫,官员腐败,权利寻租,这是我们国家市场经济无可争议的现状。企业往往被当权者强行寻租,比如那些掌握行业资质审批、项目审批、政策解读等权限的官员。如果企业不遵守潜规则,其企业的发展将面临复杂生存环境的压力。在一些中国企业逐渐扩张的过程中,企业家开始与官方建立长期稳定的“约束性”合作关系,双方形成了利益共同体。这些企业有相当的经济实力,尤其是有IPO的机会和可能。对于官员来说,一个简单的寻租也已经升级为“机会投资”。作为一种可以直接兑现为商业利益的“强势资源”,官员的权力和他们的政治网络都包含在合作之中。社会对“代持股份”并不陌生。那些从不出现在股东大会上的人,才是这些企业重大利益的实际拥有者。这种关系是紧密的利益关系,但也是危险的关系。在法律之外的灰色地带操作,他们会在“出事后”如何摆脱关系的问题上相互冲突。中国政府每查处一个高层贪官,都会挖出一个“窝案”,而窝案的破获往往是“狗咬狗,两张嘴都是毛”的结果。“窝”字解释了这些企业家与贪官的关系——“一丘之貉”,与“窝”不同。但也有人刻意展示这种“官商队伍”,直接设村升旗,成为“地头蛇”。比如某大型民营企业,几十名前政府官员涉及行政、司法系统,成为企业的“智囊团”。这个智库,因为其个人影响力和政府网络,有能力深度干预地方政府的行政和司法,呈现分裂势力的态势。想到这个层面,已经是很难摆脱的相互绑架关系了。创业者想要摆脱已经很难了。也是一种“军阀混战”,荣辱与共。企业家退化成寄生在政治和经济体系上的超级血管瘤的皮肤。这种“病变”是国人应该高度警惕的。中国首富出事了。谁在为它喝彩?从社会公正的角度来说,似乎每个人都应该鼓掌。虽然调查结果还没有公布,但黄光裕一案还没有定论,我们无法确认他的“原罪”和目前的违法程度。但是我们不得不反思一个事故给一个大企业领导带来的代价。要知道,企业家被甩,社会承担的后果和官员是不一样的。中国不缺官员,缺的是好的企业家。如果行业领军人物的垮台导致企业发展的巨大挫折,这种失败将对经济和社会产生深远而现实的影响。比如这些大企业的大量上下游合作企业,以及这些企业几千甚至上万员工的家属,都要为这种“原罪”买单。我记得以前中国政府对付官员腐败都是“限期坦白”。官员在一定期限前主动坦白并交出其非法所得,可以从轻处罚。对于被迫行贿的企业家,我觉得可以考虑这个方法。他们的口供,也就是举报,可以给政府更直接的证据来清理那些贪官,打破恶性循环。在中国政府实施更加有力的反腐措施,提高治理透明度和监督力度的同时,是否有可能出现一种“赦免”,法律和道德上的赦免,让那些问题不是特别严重的企业家放下原罪的包袱,摆脱权利的绑架,“洗心革面”,从而把自己的企业变成中国经济版图上的优质企业,重新承担经济精英对社会的义务和责任,重新树立中国的经济精英。带着原罪阴影的中国经济精英们,不管是不是国美的竞争对手,都应该以此为镜,用冷水洗头,好好反思。手掌不应该用来幸灾乐祸,而应该用来打自己的脸。听起来和拍手差不多,但意义完全不同。